趣味相同的同事

发布时间:19-12-22 13:17:49
作者:管理员
0 收藏

趣味相同的同事


彭川卫非常怨恨陶明,他想对陶明至于死地,他在积极的联系经济合伙人,想要控制公司的股份。彭川卫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他的一位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一起造反的武斗,其实武斗原名不叫武斗,在文革期间时兴改名,于是,他赶形势就改了这个名字,在当时正是全国武斗的时候,武斗也因为他的名字,再加上他的凶悍一举成名。有的时候名字也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那时彭川卫是革命委员会的主任,正在四处募集打手,他在煤矿新招来的的工人的名单上看到武斗这个名字。他眼睛一亮,还有叫这个名字的,然后就派人把武斗找来,“你叫武斗,”武斗来到彭川卫办公室后,彭川卫上下打量着武斗问。武斗身材魁梧,一脸横肉,搭眼一看就不是个善茬。“您好,彭主任,我是武斗,”武斗点头哈腰的说。“不错。”彭川卫拍了拍他的肩,“你明天就来造反队吧,你要好好干,会大有前途的。我很赏识你,”彭川卫的话使武斗受宠若惊。他一脸谄媚的符合着,“一定,一定不辜负彭主任的栽培,我会好好干的。”就这样武斗被彭川卫留在造反队里,武斗心狠手辣,铁面无私,在造反队里很快就以狠著称,名扬整个煤矿,造反队不光造反,还肩负着护矿保煤的工作,武斗身着绿军装,腰扎武装带。右臂是红色的袖标,上面印着黄色的字体:造反队。武斗成名之作是在与一次偷到集团的较量上,那次只有他一个人,却将一伙人前来偷盗集团给制服了,受到了彭川卫的重视。最近一个时期,煤矿经常丢失煤碳和矿山器材,矿领导很头疼,对造反队下达命令,让他们限期破案。作案人员都在后半夜作案,于是武斗每天都在半夜时来到矿上,进行巡逻。那天他在家里睡到凌晨一点,睡不着了,他索性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单位里赶,他不放心单位,这伙盗贼扰得他心绪不宁。夜色很黑,没有月亮,这样的夜晚是盗贼作案的最有利的时机。武斗拿着手电筒,并且拾起两块石头放在口袋里,这是他的习惯,无论在矿里那个角落巡逻都带上防身的工具,其实石头就是他最好的防身的工具,因为他投石的水平相当的准,几乎是百发百中,弹无虚发。武斗拾起两块石头,手拎着手电筒向煤场的方向走去。煤场是盗贼分子出没的地方。所以武斗直接就去了煤场。其实晚上有俩个造反队人员值班,武斗今晚来,却是多余的,因为不是他当班,他惦记着矿上的安全才来的。天虽然很黑,但是武斗并没有打开手电,他怕惊着偷盗者,武斗刚来到煤场,就看到人影幢幢,他当时就明白了,这是来偷盗的,那俩个造反队员呢?他俩咋不管?武斗在心里嘀咕着,他们肯定睡着了。武斗没有冲动,他想观察观察,由于刚过来,眼睛还不适应这种黑暗,他趴在一个土坎上,向下了望。只见几个人正在往一辆马车上啁东西。马不停了来回蹿动,招来车老板的吆喝声。真是胆肥了。武斗在心里说。武斗现在后悔没有去值班室叫醒那俩名值班人员,现在想回去找显然不赶趟了,这个矿山器材很可能随时随地被他们拉走。他只好硬着头皮冲了过去。“都别动,”武斗同时按亮了手电筒,那群盗贼有些慌乱,武斗想看看他们的面部,结果发现所有的人都是蒙面的,他心一惊,其实他也有些害怕,只是他没有退路了。“把东西放下。”武斗镇静的说,他尽量想把声音放得洪亮点。“你找死啊。”盗贼发现就他一个人,慌乱的心有些镇静了。“痛快滚远一点,小心你的狗命。”这时马车在沟里走,他看清楚了,马车上拉着的是一辆旧矿车,这辆矿车很重,如果买废铁也能买个万八千的。武斗从口袋里摸出石头,照着离他很近的一个盗贼的面门砸了过去,他同时吼道,“都给我放下。”一个人影一声惨叫的倒在地上。所有的盗贼们都慌了手脚,马车也毛了起来,将矿车掀翻在地,马一声嘶鸣跑了。武斗对着煤场上边干活的工人们喊了起来,“来啊,人在这呢,被我抓住了。”武斗这么一喊,正在干活的工人们匆匆的涌了过来,除了被打倒的那个人,所有的盗贼狼狈逃窜。最后,在人们的帮助下,把血肉模糊的被武斗打倒在地的那个盗贼带进了造反队,此时造反队值班的俩个人员才如梦方醒,那天正是刘书记值班,这件事惊动了刘书记,他起来来到造反队,对武斗大加赞扬,并且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最后任命他为造反队总司令。这使武斗大喜过望,造反队隶属于革命委员会的麾下,他这个总司令归彭川卫主任领导。弹指一挥间,现在武斗是一家私有煤矿矿长,由于最近煤碳价格的上涨。武斗成了这座城市财大气出的人物。彭川卫是在一次企业老总峰会上跟武斗邂逅的。“彭主任,你好。”武斗看到彭川卫主动伸出了手,现在武斗牛皮哄哄米一般人他瞧不起,其实那时他在彭川卫手下干得很得意,所以他念念不忘彭川卫对他的好处,武斗是个讲义气的人。“武斗,”彭川卫兴奋的跟武斗握手,其实他很欣赏武斗的性格,敢做敢干,跟他的性格很相似。“最近出息了。”武斗身着一身休闲装,都是名牌。他那冷酷的外表正是现代人所追求的酷。“瞎混吧。”武斗谦虚的说。“主任,现在你成老总了?”“我是腾飞集团的董事长。”彭川卫拉着武斗的手不放,他们坐在会议室的沙发里,现在正是休会期间,会议室里,寥寥几个人。“了不起,领导到啥时候都是领导。”武斗奉承的说。“武斗,那时我就非常赏识你,”彭川卫拿出了香烟,武斗慌张的掏出软包中华,“领导抽我的。”“都一样。”彭川卫说。彭川卫拿出来的也是软包的中华。武斗十分殷勤的给彭川卫拿烟并且给点着。然后说。“领导。我开了一家煤矿。自己当了老板。煤矿叫做东宇煤矿。”“东宇煤矿是你开的?”彭川卫惊讶的问。“是啊,”武斗说。“你真了不起,”彭川卫赞扬着说。“东宇集团是我市的纳税大户。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好吧,”武斗跟彭川卫干脆会也不开了,他们驱车来到凤凰酒店。坐定后他们又聊了起来。“领导,来我敬你一杯。”武斗给彭川卫倒了满满一杯茅台,这家酒店是这座城市的星级酒店,很够档次。这儿的特点,只要客人点了菜,用不上十分钟。菜就能上来,也正是他们这种高效的服务,才使酒店如此的红火。“好的,咱们碰一杯。”彭川卫举起酒杯跟武斗碰了一下,便扬头干了杯中酒。武斗也效仿的干了。“领导,以后有啥事,你就吱声,”几杯酒落肚,他们的话题就多了起。“我在咱这儿,也算得上放屁地震的一个人物。”“这个我相信,”彭川卫说。“以后我有事一定找你。”“好的,”武斗说。“我一定当成自己的事去办。领导。”“武斗,你以后别总叫我领导好吗?”彭川卫说。“听起来别扭。”“那叫啥啊?”武斗问。“叫大哥,”彭川卫说。“现在时兴叫大哥。”“好吧,”武斗说。“大哥,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那当然了。”彭川卫说。“大哥听说你公司上市了?”武斗问。“是啊,”彭川卫说,“在搞股份制。”“效益咋样?”武斗递给彭川卫一根烟,给他点燃,自己也点了一支,贪婪的紧吸了几口。问。“还行,”彭川卫忽然扬起头定睛的望着武斗。“你想不想入股?”“入股,有啥好处?”武斗问。“现在公司的总经理是陶明,这个公司现在最大的股东,就是我俩。如果你的资金雄厚的话,”彭川卫顿了顿,继续说。“你把陶明手里的股份买过来,未来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就是你了。”“真是。”武斗惊讶的望着彭川卫其实武斗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这家公司,这个公司是个大公司,以前是国有企业,经过转型改制已经成为股份有限公司了。武斗当然愿意当这个公司的总经理了。“我们来个里应外合收购公司的股票,把陶明挤兑出公司。”彭川卫得意洋洋的说。“到那时,你就是公司的总经理了。”“谢谢。大哥,”武斗端起了酒杯。“小弟敬大哥一杯。”武斗一扬脖干了。从此以后武斗跟彭川卫来往过密。其实武斗是个无赖出身,自从那次他将偷盗着打了头破血流后,他就成了知名人事了,用现在的话说是名人。方圆百里,只要听到他的名子都惧怕三分,因为他是个恶魔。这以后他又先后的把好几个人打伤,尤其那次他跟一个偷煤的打得最凶,“你把这袋煤背到造反队去。”武斗抓住一个偷煤的大汉,他命令那位大汉道……那个偷煤的汉子也膀大腰圆的,甚至他比武斗还魁梧,他对武斗不屑一箍,这就造成后面的悲剧了。“不背,”那个汉子来了倔劲,这时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工人们,他们窃窃私语,这回遇上了茬上了吧?看他咋样收场,人们都在看他出丑。武斗转身来到信号房,在信号墙角放着一根很长是角铁,武斗拎这角铁气势汹汹的就出来,这时人们说啥的都有,“见到老实的欺负,硬得就怕了吧,都吓跑了。”“兄弟,跟他干,他就仗势他那身坑人皮耀武扬威,”有人跟那个汉子说。其实矿里有许多人都恨武斗,有的时候他们下班拿一兜煤,被他抓住都使劲的罚款,就他对出入煤矿的工人们检查严格……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煤矿上班的工人就这点煤碳可拿,却被武斗给卡死。所以人们一提起他就咬牙切齿。武斗手里拎着角铁气势汹汹的出来。看热闹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武斗。“你他妈的,我再命令你一遍。”武斗骂骂咧咧的说。“送,还是不送?”“你他妈的。”那个汉子,跟武斗骂了起来,他觉得被武斗骂很没面子。武斗抡起角铁照着汉子的头部打去,只听砰得一声,汉子的鲜血从头部喷薄而出,随即汉子倒在血泊中。场面一片骚乱起来了,同时响起了女人们的尖叫声。武斗当场就把那个偷煤的打倒在地,地下一大瘫血。那个偷煤者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目瞪口呆。“他会死的。”人们议论纷纷,“赶紧把他,送医院去。”有好心人人说。然后这个时候武斗依然嚣张的说。“格位,听好了,谁再敢偷摸煤矿的财务,就是他的下场,”人们都不寒而栗起来。被打的那个人在医院,经过抢救头部缝了十七针。总算活了过来。武斗的名声大噪,成了这一带没人敢惹的主。武斗在煤矿更加耀武扬威了。他对待自己的工作更加热情开来,在进出大门的每个工人身上都认真的检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偷盗者,煤炭和矿山器材的偷失有了明显的好转,武斗也受到了矿领导的器重。时代造就人,那个时代是缺少法律的时代,弱肉强食,全凭拳头硬。武斗更适合那个时代,以他的凶狠和强悍,在煤矿这片沃土上占据了半壁江山。武斗开始想女人了,因为他到了男人最饥渴的年龄,他已经二十八了,而且还没有尝带女人的滋味。他非常渴望女人,女人像迷一样等着他去解,找女人不想打一场架那么容易,她们得需要情感的培养,这一点对于武斗比蹬山还难,找女人不响打架,敢下手就行,女人需要哄需要爱,她们才会死心踏地的包她们最好的东西献给你,如果硬上,那不就成了强奸了吗?武斗在他鼠疫辉煌时期,却在情场失意了,他们的造反队应形式的需要黄了,造反队的人员被安排到民兵指挥部,民兵指挥部的连长还由武朵担任,换汤不换药。闲暇之余武斗就上街看女人,尤其在夜晚,女人更是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在都市的灿若星辰的灯光下,活色生香的展始着她们充满欲望的身体。武7斗发现了都市的夜晚,发现的都市夜晚下千娇百媚的女人们,这个发现使他非常惬意。武斗漫步在街心广场,这里花好月圆,霓虹闪烁,夏天的微风给人的感觉十分清爽和惬意。都市的人们晚饭过后,都涌到广场,摩肩接踵,空气中弥漫着香水和体味。异味杂陈,使武斗留恋。都市夏天的夜晚是美丽的,夏天夜晚的女人们更加美丽,夏天晚上的女人是不设防的,她们袒胸露背。春光乍泄的漫步在街头。武斗坐在广场上地砖上,魂不守舍的偷窥着从他身边走动的女人们,她们风情各异,袅袅婷婷的从他身边走过,或留下一股芳香,或留下一幅迷人的春色,这些都使武斗欣慰,但解决不一他的实际问题。这使他更加忧愁。看过女人后,武斗常常欲火难耐,在想象中,面对那些春光乍泄的女人们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手淫。虽然在那瞬间很快感,但过后他非常的失望。于是武斗在踅摸女人了,其实在他所在的煤矿上有许多女人,不但有女人,还有许多姑娘。只是他没有博得女人心的本事。夜深人静,这时的偷盗的最好时机。武斗提高警惕在矿里巡逻,他总是独来独往。其实按正规应该的俩个人巡逻,但是他是连长,而且人多了还会暴露目标,并且他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差岗,如果发现当班的民兵睡觉,他会严肃的处理。因而民兵在武斗值班时,都不敢睡觉,并且,还得经常去巡逻,如果有谁懈怠,他也会严肃处理的。武斗很喜欢这静谧的夜晚。他在观察四周的动静,查看是不是有可疑人员,这时有个人影从矿灯房里出来,矿灯房里都是女人,她们负责给井下工人们收发矿灯,矿灯是井下工人的眼睛,没有矿灯在井下寸步难行,因为井下非常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所以矿灯房发矿灯的人员非常重要,如果灯的电没充好。工人在井下就没办法干活。溜出矿灯房的是个女人,由于天黑武斗看不清她,但他第一个反映就是跟踪她,看看她到底想做啥?女人拐过一幢房子,来到办公楼,女人在进楼时,回头望了一眼,然后快速的闪了进去。武斗刚才跟女人拉开了距离,现在看到女人进了办公楼,他紧追几步,也进了办公楼,那个时代不像现在有保安,那时候没有。武斗不明白,这个女人三更半夜的往办公楼里跑是啥企图?这时候办公楼里不办公啊,再说这个时候,值班的领导都睡了,女人是不是搞破坏的,那时候还不懂得恐怖袭击,如果懂在这里应该用这个词汇。武斗尾随女人上楼,女人上楼将楼梯踩出了刺耳的声音,因为女人穿着高跟鞋,而武斗不敢弄出声音来,他屏息静气的跟着,高抬腿轻落步。女人来到三楼,三楼的矿长室,正副矿长都在三楼,其实这个煤矿就这么一幢办公楼。剩下的都是平房。女人来到三楼,东张西望了一会,然后加快了步伐,武斗在女人消失在楼梯口时,慌忙的冲了上去,在楼梯拐角处,看到女人推开了一扇虚掩的门,闪了进去,显然门里的人知道女人的到来,所以特意给女人留的门。武斗记住了那扇门,他悄悄的来到那扇门前,他平时不咋来办公楼,所以对这里他并不太熟。当他来到那扇门前认真观看门上的牌子,不看则罢,看了使他,魂飞批魄颤。远来这个办公室是大矿长的办公室,也就是孔矿长的办公室。武斗有些震惊,这个女人孔矿长的啥关系?她咋三更半夜的往矿长室来到矿长室里?武斗趴在门上听矿长室里的动静。“你咋才来?”孔矿长问,“让我等了你这么半天。”那时候没有手机,不像现在联系这么方便。“不方便,”女人低声窃语的说。“我等她们都睡着了才溜了出来。”“想我了吗?”孔矿长抱住了女人。武斗发现门上有缝隙,他趴在门上的缝隙这,瞄着室内,虽然室内没有开灯,但借着窗外的灯光,他还是把室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想。”女人撒娇的说。孔矿长将女人抱上了床。急迫的扒女人的衣服,女人顺从的任他一件件的往下扒。并且她也没闲着,她也在扒孔孔矿长的衣服。两个充满欲望的身体搅在一起。武斗看得身下支起了旗杆。膨胀如铁,似乎马上就要爆炸了。室内传来了淫声浪语。更加刺激了武斗,武斗简直要疯了,被他们折磨的非常难受。孔矿长扛起女人的双腿,做了起来。室内传来女人高亢的呻吟声。更假刺激了武斗。武斗那见过这个,他连女人那儿是啥样子都不知道,看到这种现场直播,简直要了他的命。他的下身越来越坚挺,似乎要把内裤顶破。室内不理会他的痛苦,依然我行我素的短兵相接武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股热流在他体内喷出,顷刻间他的裤裆一片精湿。很快他就感到了寒冷。武斗非常郁闷,他望着室内的男女,他们仍然在做着,并且做的热火朝天,酣畅淋漓。“矿长,你真好。”女人在孔矿长身下扭着身子说。“你也好。”孔矿长说。“真让我销魂。”“我太好了。”女人似乎来了高潮,大声尖叫了起来。“小点声。”孔矿长说。“让人听到。”“我不管,好受我就叫。”女人固执的说。孔矿长停了下来。似乎怕女人叫喊。“我还要。”女人说。“那你别叫。”孔矿长说,其实孔矿长是言不由衷的说的,他也喜欢女人的叫声,女人的叫声很刺激也很性感,只是在这幢空旷的办公楼里,这种声音会传得很远,如果要是被值班的人们发现了,他这个矿长的脸还往那搁?“你不喜欢我叫?”女人问。“不是不喜欢,”孔矿长伸手捏这女人的乳晕,“我是怕被人们听到,我是矿长,得注意影响。”“你怕影响还找我?”女人天真的问。“我喜欢你啊。”孔矿长抚摸她整个乳房,女人感到无限的温情。“假话,所以漂亮女人,你都喜欢。”女人撒娇的说。“那是当然了,”孔矿长将手向她下身划去,“我更喜欢,你这儿。”“死鬼。”女人翻身上了上来,“我要收拾你。”“你还反天了。”孔矿长说,“你咋还上来了,从来你都在下面。”“今天我就要在上面。”女人淫荡的说。“我也要做一回男人,”女人在孔矿长的身上动作了起来,这一点武斗在门外看得非常真切。他在心里骂着,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他们又做了起来,要说做是女人在做,孔矿长躺着一动不动,女人在他身上,像个猴子蹿来蹿去。并且发出快乐的呻吟声。女人这么下贱使武斗非常气愤。他用手推了推门,门在里年反锁着,门上是暗锁,女人在进入矿长室时就把门带上了。武斗突然来了个想法,让你们潇洒,等一会他们完事他讹他们一下。“死鬼,你咋不行了?”女人说。“我想歇一会儿,”孔矿长说。“你再这样下次不让你玩了。”女人煽情的说。孔矿长翻起身子,把女人压在身下,女人欢喜的等待他给的一切,可是孔矿长刚刚硬起的物件,进了她的身体就疲软了,“你咋的了?”女人抱怨的说。“是我不好吗?”“不是。”孔矿长有气无力的说。“那是啥,”女人在他身下扭动身子,试图让他硬起来。“从前你不是这样的。”孔矿长调过头来,向女人的双腿之间俯一下去,这使女人受宠若惊,他是矿长,是个有身份的人,竟然不嫌弃她,吻她的那儿。这一幕也被门外的武斗看到了,武斗惊讶的合不拢嘴巴,难道矿长下贱的到了给女人添×,真是的。女人被孔矿长弄的骨酥肉软。不是被他做的,而是被他吻的,女人淫荡秽语放肆的在室内弥漫开来。并且夹带了女人欢快的呻吟声。在这种亲吻的过程中,孔矿长行了,他把女人带进了快乐的天堂。他们同时达到了高潮,并且同时喷射。激情过后,他们平静了下来,可是武斗并没有平静,他的体内又涌起拉欲望,虽然裤子里精湿,但是欲望使他忘记了。裤子里的冰冷。“你回去吧。”孔矿长说。“再待一会儿,”女人撒娇的说。“我想让你搂着我。”孔矿长将女人搂在怀里。“早点回去,回去晚了让人们知道不好。”“我不怕。”女人说。“我还没待够呢?”“等我值班,你还来。”孔矿长安慰着她说。“那还得等好几天呢。”女人在孔矿长的怀里撒娇。孔矿长抚摸女人,让她平静下来。“回去吧,艳丽,”孔矿长叫女人的名字,武斗听到这是孔矿长第一次叫女人的名字。女人叫艳丽,武斗在心里记住了女人的名子。“老孔,你为啥不嫌弃我啊。”女人问,“连那个都吻。”“我爱你。”孔矿长说。“老孔,你天好了。”女人撒娇的在孔矿长的面颊上吻了一下。“好了,艳丽,你回去吧。”孔矿长坐了起来,把衣服递给了女人。“等我下次值班,你还来,咱们再亲热。”“时间太长了。”女人恋恋不舍的说。“我想你咋办啊?”“好了,别在儿女情长了。”孔矿长说。“回去吧,”孔矿长帮着女人穿衣服,然后他们亲密的往门走来。就在他们打开门的一顺间。武斗溜了进去。“你们都别动,”武斗无赖的一笑,“你俩好潇洒啊。”孔矿长跟女人看到闪进一个黑影,吓了一的跳。当他们看清楚进来的是一个人时,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你你……”孔矿长望着武斗说不出来话。

0 /300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扫一扫下载APP
离线看视频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